欢迎登陆原创中国官方网 !
您现在的位置:原创中国 > 小说 > 小说 > 长篇小说 >
千里相思付诗笺长相忆
『书墨紫梦』
  文∕潇妃燕
第七回 君兰鈺儿传家书  洛阳公主理家事
千里飞鸽传家书,相思草寄痴情路。
辣手摧花欺少主,鸡飞狗跳公主府。
皇上圣旨一下,太子选妃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倾湮是太子妃,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大家总算是安心了。见御花园的景色正好,姐妹几个相约在御花园赏花,正说着今年的牡丹开得极好,花色极正,花朵也娇艳,看的人都醉了。还说请了官宦家的小姐,一同赏花,大家热闹一番也是好的。此时只见落雪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几位都在这里逍遥,可叫我好找呢。”
三公主上前便问道:“可是找我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怎么跑得这一身满头是汗的,慢慢说,不着急。”
落雪站在原地歇了歇,依旧气喘吁吁地说道:“倒也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只是驸马爷已经到了江南了,荐了一名江南名医进宫面圣,这是最重要的一桩事情,可不敢耽误了。飘雨带着人去找皇后娘娘了,特来跟公主们报个喜。这第二件,便是您的私事了,驸马爷拖了带了些东西给您,知道您记挂着驸马爷,就先跑了回了您。”
长公主在一旁打趣说:“果然是从小跟着你的丫鬟,难为她什么事情都为你思虑周到。这话一时半会儿谢不了,这信物要不去看看,只怕你什么心思都没了。走吧,咱们散了吧,改日再聚。”
三公主这下子便再也抬不起头来了,脸蛋绯红,嘴唇都差点咬破,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来:“长姐惯会取笑人的。”
“咳,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咱们都是结了婚的人。莫说你这新婚燕尔忽然分开了,万般挂念的。就是我和你姐夫这么些年了,如今他出征了,我还不是每日提心吊胆,又怕他太过勇猛杀敌受伤,又怕他胆小懦弱被人看不起,横竖见不到家书,心里总是放不下。他是武将出身,又不爱动文墨,我不过强颜欢笑罢了,心里比谁都着急。四妹妹,五妹妹还小,自然不懂,也就跟你说说了。”说到自己的驸马,长公主不由自主流下泪来,反倒成了几个妹妹安慰姐姐了。
伤心了好一会子才算勉强将眼泪憋了回去,此时,五公主便好奇地说道:“不知道三姐夫给姐姐带了什么,好姐姐,也让我们去开开眼吧,看看江南有什么好东西。”
三公主不好意思拒绝就带着姐妹们来到了自己的寝殿了,杨建业把要送给三公主的东西都放在了一个紫檀木匣子里,打开匣子只看见一支形状奇怪的步摇还有一封信,一方丝帕。三公主正打算打开看,五公主手快,拿了就说:“姐姐让我们瞧瞧姐夫写的什么呀,早听闻他是才子,近日倒要好好看看了。”
说着便打开了信,只见里面写到:
鈺儿卿卿如晤:
自离家已有一月有余,甚念卿一切安好否?思汝之心,如潺潺涓流,情爱绵长。为夫一切安好,莫念。
江南好风景,处处鸟语花香,着实令人憔悴。曾记否,当日卿曾曰极爱紫色。吾于此处觅得一紫白色花朵,听人言,此花唤作百子莲,当地人称之为爱情花。即白色则为昨日,昨日之日不可留,白茫茫一片忘烦忧。紫色即为今日,今日良辰多美景,一帘紫梦话痴情。鈺儿于我便是明日,相濡以沫在明朝。待我回朝之日,为卿亲栽此花,共此一帘紫梦。只如今远水解不了近渴,惟有亲笔将此花书画与巾帕纸上,博得美人一笑。另与赋诗一首,聊表思念。
念卿生于元宵佳节,不知此时能够与卿携手共庆生辰,惟有每月十五家书一封,诗词一首,以表思念之情。
为夫无以为赠,独请能工巧匠,以百子莲为型,制步摇一支,聊以传情。鈺儿发间步摇垂,君兰一片痴心醉。暮暮朝朝明月思,心心念念夫妻汇。
君兰泣书
看罢书信,三公主打开丝帕,果然看见丝帕上独有一朵美丽的小花,跟之前宫中所见大有不同,却很是娇小可爱,让人爱不释手。这丝帕上还提了一首诗:
混沌开启明,乾道弥帝京。仙界降灵异,转世入凡尘。
紫微高堂照,君从莲床生。南北自安在,感应两童贞。
君既沂水滋,花容仙色凝。温襟比天地,荷心玉洁冰。
慈眉多热忱,笃情潭水深。多才慧如兰,灵质如桂芬。
寂心三十载,玉缘对芳屏。相邀桃源记,吟歌喜泪盈。
燕语芳香袅,字句含深情。此生得相逢,挥霍任青春。
人生实不易,难得共知音。值此良辰景,为君奏仙韵。
南国秋正浓,吹香北国境。采霞作霓裳,遥寄御寒侵。
盗得三清酿,交与君尝品。瑶池蟠桃送,兰楼使节征。
拈指黄花递,大雅抚秦筝。对屏倾欢笑,交心奏缠音。
知己当豪饮,执手交杯盟。鸾伴星月醉,醒牵朝霞行。
轻拥乘风去,雀跃欢抚膺。袖甩闲人事,缠绵共蓬灜。
花间伫风骨,云室瑜伽灯。激词射紫光,喂耳呢语听。
衣拂潭镜色,兜风阆苑笙。红唇吻羞波,飞步并潮平。
还来酬宾友,满堂应酬勤。觥筹宾客尽,拥梦慰璧人。
万里魂飞渡,相思泪眼濛。它朝凤凰飞,千里迎出城。
三公主禁不住带雨梨花,泣不成声,想想当初两人结婚不到一月,驸马便千里迢迢去为自己的父皇找什么灵丹妙药,自己只能够巾帕寄相思,一番辛酸说与谁人听?如今驸马一封家书,将这心底千万的辛酸都吊了出来。
见三公主如此状态,姐妹们忙上来安慰,这时候四公主说:“三姐姐切莫哭坏了身子,只要父皇早日康复,你跟姐夫便能早日团聚。姐夫书信与你,你若没个表示,只怕姐夫更担心了,姐姐好歹也写个只言片语给姐夫吧。”
四公主这一提醒倒是让三公主缓缓将眼泪收了回来,从自己的妆奁中取出一条素日用惯了的丝帕,写下了书信一封:
官人君兰如晤:
念君千里惹相思,无奈新婚自别离。妾身一篇幽怨无处寄,唯有化作文字说相思。
一张机,金銮殿前红线系。百般恩爱伤别离,对月抒怀,垂泪两行,但凭寄相思。
写完便将丝帕放在了紫檀木匣子里面,依旧让丫鬟传了出去,寄予杨建业。
这边众姐妹刚刚感慨于鈺儿君兰的伉俪情深,那边飘雨就带了一个令人火冒三丈的消息:二公主不慎小产。姐妹们听了为之一振,细细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二公主不知自己已有一个月身孕,还与驸马你侬我侬,不小心伤了胎气,才酿成了今日的局面。
别人还没怎么着呢,五公主就冲口而出:“我就说他不是什么好人,二姐姐非要嫁,如今可不就出事情了。我现在就去求了父皇,治他的罪。”
长公主一把拉住了她:“你小孩子家家知道些什么,你若真的想帮着你二姐姐,我现在就去求了父皇母后照顾二妹妹的,你便跟了我去在她家住几日。这件事情虽说是驸马的错,到底府里的人也是脱不了干系的,该好好揪揪他们的风气了。”
“我不去,去了也是给自己添堵,才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五公主撅起嘴巴,说什么都不要往前一步。
这时候三公主就对长公主说:“长姐且去禀告父皇母后吧,到时候五妹妹一定陪了姐姐过去的。”
长公主才走,三公主便拉着五公主的手,笑着说道:“这可就是你不懂事了,当初长姐新婚,你在她那里住了好一阵子的。我结婚你也说要去住的,只是你姐夫走的匆匆忙忙,我也就回宫等他了。眼看着四姐姐结婚,你也说要去住。往日里你二姐姐最疼你,你倒闷声不响了,你二姐姐如今一定伤心欲绝,你怎么忍心不去看看呢?”
四公主也在一旁帮腔:“是呀,五妹妹,我们姐妹从来都交好,难不成真的为了一个男人你要跟你二姐姐生分了。这知道的是你替你二姐姐感到惋惜,这不知道的,还只当你看上了你二姐夫,你们姐妹吃醋呢。到时候说什么的都有,你能充耳不闻?”
“是呀,你从来都是懂事的,所以父皇母后都宠着你。怎么如今大是大非上却糊涂了,你不去为你二姐姐排忧解难,谁去呢?长姐就算是得到父皇母后的批准,也不过住个三五天,到底你去了能多呆些日子,帮帮你二姐姐。”三公主给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两人这样轮番讲理,五公主这才答应了去二公主府里住上一段时日。
奏请了皇上之后,皇上允许长公主在公主府暂住五日,五公主可在那边住个个把月,待到太子大婚在回宫亦可。二人收拾行装第二天便来到了公主府,五公主只带了丫鬟叶檀跟芙蓉二人。长公主将她身边的人都带了过去,除了丫鬟婆子之外,还问皇后借了杏嬷嬷吉日,等到回宫便让杏嬷嬷回坤宁宫。
一大早浩浩荡荡来到了公主府,此时二公主的教引嬷嬷唐诗,以及管家婆宋嬷嬷早就收到了消息,在大厅接待长公主等人。长公主一进府不找别人,先问乳母:“唐嬷嬷,您老人家也是个稳重的,二公主跟着您也没出过什么差错,这次的事情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唐诗不敢有所隐瞒,如实禀告,说话时不时望了宋嬷嬷好几眼:“公主,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我老婆子年纪大了,果儿身边得力的人又多,哪里有我说话的份。左不过是他们夫妻不小心吧。”
见唐诗如此这般欲言又止,便知事情不妙,这宋嬷嬷在总是说话不方便。长公主将此事先按下,来到寝室先见了二公主。只见二公主脸色惨白,精神萎靡不正,听闻姐妹们来看她,挣扎着起来,换了衣服,反倒伤了精神,人更加体乏无力了。看见二公主这个样子,两位公主的眼泪夺眶而出,长公主拭泪强忍着悲伤说:“你呀,都这个样子了,来的又是自己姐妹,换什么衣服,伤了身体不是。我们原是为了你好,这反倒是来错了。”
“我也是见了姐妹们高兴,穿点喜庆点的衣服,粘粘喜气,病气去得快一些。反倒招了长姐不高兴了,真是该死。”二公主弱弱地说着话,有气无力,听得不很真切。
长公主勉强笑说:“都这样了还说嘴呢,真是你的错,好好的怎么就这个样子了?可找太医瞧过了?请的是哪一位太医,太医怎么说的,开了哪些药?”
二公主想了一下,病怏怏地说:“这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她们帮着安排的,只怕为金嬷嬷还清楚些。”
“你自小就是个不管事的,凡事听父皇母后的,听姐妹们的,如今病了还由着丫鬟婆子们瞎胡闹。伤的是自己的身子,怎么就不为多自己考虑呢?这般嫁了出去,可不是让人担心?”说着说着长公主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这下子五公主倒是眼泪止住了,拉着二公主的手,一边为二公主拭泪,说道:“姐姐们这是怎么了,之前嫁人了,咱们不能常见面哭了一场,如今见面时高兴的事,怎么还这般哭哭啼啼的?”
长公主也慢慢恢复了过来,笑着说:“是了,还是五妹妹懂事,你即懂事,便在这里好好陪着你二姐姐聊天,逗她笑一笑,也恢复得快一些。我先处理些事情,午膳时分我再过来,你们准备好午膳等我便是。”
说完便将二公主房里的唐诗,丫鬟雪旖,紫玉都叫了过去问话,不问则已,这一问到问出不少的事情来。话说这宋嬷嬷的对食吴公公是西门家远方的亲戚,当初西门能够成为驸马,那也是吴公公出了大力的。原本这两架不来往,自打当了驸马之后,两家关系就进了。别的公主都是花了大劲才能见上驸马一次,而这西门小铭基本上天天来公主府,两人好一对恩爱夫妻。这宋嬷嬷倒也不要公主的赏银,却撺掇着公主将皇上给的嫁妆都给了西门小铭,任由他在外面胡天海地,想干嘛就干嘛。背地里赚了钱一半自己留着,一半孝敬了宋嬷嬷,这两家子算是发了大财了,只是苦了二公主,金枝玉叶去被人当了摇钱树。
长公主听了这些勃然大怒,命令三人先回去继续伺候二公主,宣了宋嬷嬷就到了正厅:“宋嬷嬷,您老好大的本事,听说近郊又多了一处房产,想必驸马爷对您够感恩戴德的呀?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你要一力承担了?”
宋嬷嬷知道自己的时候都被揭发出来了,可再怎么说自己都是这里的管家婆,又是公主的长辈,便开始倚老卖老起来:“公主说的这些奴婢听不懂,奴婢只是做了份内的事情,果儿流产也不是奴婢给放的药,有太医的医案作证据。知道长公主心疼妹妹,可也不能把这莫须有的罪名栽赃给奴婢,莫说是您了,就是见了皇上皇后,奴婢也是一句话,奴婢不知道。”
“好一个嬷嬷,您不知道,您是不知道自己钱财来自何处,还是不知道公主怀孕?皇上皇后信任您,将这个公主府交友您打理,公主信期不稳,您不知道吗?既是知道,为何不请太医?按例驸马非招不得入内,缘何公主的丫鬟说公主为宣召驸马,驸马还日日前来?公主身体早有不适,您为何不宣太医而宣了驸马?这桩桩件件您作何解释?”宋嬷嬷不见棺材不掉泪,长公主火就更大了,完全不给宋嬷嬷有任何辩白的机会,“嬷嬷想必是年纪大了,经不住事了,也罢了,您老回家养老吧。本宫即刻禀告父皇母后准您回家养老,至于这里的事情暂由杏嬷嬷打理,再有好的嬷嬷挑一个来就是了,你老今日便离开了吧。”
不容宋嬷嬷回话,直接让人带着宋嬷嬷下去收拾行装,只带了些家常衣服首饰,别的东西一律不许带走。宋嬷嬷还未走,那些平日里跟她亲近的人,一个个都收了责罚,有的直接被赶出了公主府。
一应事情处理完毕之后,长公主着人通知府里一干人等在大厅集合,正颜厉色对他们说道:“我知道你们平日里懒散惯了的,但时至今日起是不能够了,各司其职,再有当差不小心的,一次杖打十大板,二次二十,三次三十,以此类推。再有欺上瞒下,躲懒偷闲的,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看到一次扣一月月俸,二次便赶出公主府。宋嬷嬷年级大了些,有些事情难免理所不能及了,故而请辞回家养老了,这几日杏嬷嬷暂代其职,你们都明白该怎么做了吧?”
众人不敢言语,频频点头为是,不知宋嬷嬷一走公主府还会发生怎样的改动。
CCTYCHINA征集


发布者: 潇妃燕      点击率: 次     上传日期:2015-12-31
0
最新更新
选择是一种智慧。请您公平、公正地慎重选择。
1分 哇!木搞错吧!
3分 唉!很遗憾。
6分 还不错哦。
8分 很棒哦。
9分 非常棒,快赶超我了。
10分 冠军!非你莫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散文分类
诗歌分类
短篇小说
长篇小说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ICP备11089745
All Rights Reserved 原创中国 版权所有
 
QQ在线客服
文学 音乐: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美术 书法: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摄影 视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