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原创中国官方网 !
您现在的位置:原创中国 > 小说 > 小说 > 长篇小说 >
喜洋洋洞房花烛齐人福
『书墨紫梦』
 
  文∕潇妃燕
 
第九回 燕儿回宫被禁足 太子大婚福气多
 
满城风雨闹京城,一哭二闹坤宁宫。
 
一边欢喜一边愁,佳偶天成普天庆。
 
西门小铭知道五公主特意刁难自己的红颜,还弄伤了她们,也把自己打得满身是伤,连家都回不了,越想越气。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居然就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人,说什么都是要报复回来的。
 
他开始着人四处打听五公主的事情,才知道为了太子选妃的事情,几个公主已经得罪了吏部尚书方秀俊,他最是个刻板守旧的人,人称“老学士”。不过是别人对于他的讽刺罢了,其实他能爬到今天的位置靠的都是他的夫人“紫藤夫人”,若没有妻子财物的支持,只怕到现在他还是个庄稼人。但他对于为官不正之道倒是精通的很,靠着自己的小聪明也算在自己的位置上如鱼得水,内里却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西门小铭让林木去尚书府找了“老学士”,探了探口风,他还在为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一直想寻了个时机报复公主们。只是人家深居宫中,又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哪里就有这样的机会。
 
知道了这些时候,西门小铭便书信一封,将自己的遭遇告知了“老学士”。“老学士”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当即就把五公主的事情上书给了皇上,皇上知道了之后龙颜大怒,立即下旨让五公主速速回宫。五公主不知所谓何事,收拾了行囊便回宫了,还未到坤宁宫跟皇后请安,便被请到了皇上的乾清宫。
 
皇上也不知哪里来的消息,第一句话就问她“是否派人将驸马打得鼻青脸肿”。五公主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就一五一十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皇上逼着她去跟驸马登门道歉,五公主说什么都不依。在乾清宫就跟皇上吵起来了,皇上一怒之下便将她禁足在了坤宁宫。
 
五公主回到坤宁宫之后痛哭不已,连午膳都一口没吃,皇后得知此事之后便来劝说:“我的儿呀,你怎么就这般不懂事,你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要去打你姐夫,这下子让人抓住了把柄,你父皇除了让你受点委屈,还能怎办?”
 
五公主只顾哭泣,也不搭理自己的母后,皇后还在一旁不听劝说着:“你父皇这也是没办法,你要体谅,别怄气了,快点吃饭。过几天你太子哥哥大婚,你父皇自然可以解了你的禁足,到时候你还不是和以前一样?”
 
五公主还是趴在床上不停哭着,声嘶力竭,都有些喘不上气了。皇后看了很是心疼,可这件事情毕竟是自己女儿错了的,她也不好去求情。只能陪着女儿伤心落泪,宫女嬷嬷们没有一个敢劝的,只能默默伺候着。
 
此时太子跟几位公主都来了,看见她们母女各自哭各自的,几个公主就劝说着小妹妹,风语便去安慰自己的母亲:“母后,明明是来安慰五妹妹的,怎么好端端的您就哭起来了,这不是让五妹妹更加自责,更加要痛哭不已了吗?”
 
风语一边替自己的母亲擦眼泪,一边命人准备盥洗,然后伺候自己的母亲盥洗。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懂事,再看看其他的几个女儿一个个也都是温柔懂事的,皇后才慢慢舒心了些,叹了口气说:“你们一个个都是好孩子,母后这辈子能有你们几个这么好的孩子,心愿了了。只是我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懂是的呢,成天的伤我的心,一点都不体谅我,怕是来要我的命的。上辈子,到底都是我们欠了她的,这辈子来还。”
 
说着说着皇后的眼泪又下来了,风语笑说着:“母后别这么说,燕儿还小,等她再长大些,自然就懂事了,到时候定比我们几个都孝顺。”
 
三公主也趁机劝五公主说:“知道你生父皇的气,但是母后还是很疼你的呀,可别让母后为你伤心落泪呀。你想想看,你现在这样子,父皇也是看不到的,倒不如你吃的饱饱的,到时候父皇来了,你也有力气跟他理论呀。饿肚子的感觉都不好,看着一桌子的菜都是你最爱吃的,母后特地让小厨房给你做的,先吃了再说。”
 
“是呀,五妹妹,你最是饿不起的,怎么今儿个倒是转了性了,什么都不吃了呢?看看,这些美味佳肴都要哭了,就等着你大口大口去吃呢。”四公主也开始安慰道。
 
长公主也在她耳边轻柔的说道:“燕儿乖,先把饭吃了,这样咱们才有力气对付那些坏人呀。他们既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就别怪我们容不下他们,你不是说你还要对付你二姐夫吗?怎么你打算让你二姐夫知道,你为了他连饭都吃不上了,那不是让他称心如意?以后谁还去保护你二姐姐呢?”
 
五公主还是只顾埋头痛哭,这时候只听到外面有人通报“皇上驾到”,正当众人准备接驾的时候,五公主哭哭啼啼地说道:“你们都出去,我谁也不想见,父皇既做得出来,我便再也不要见到他了。你们在正殿接驾吧,只说我死了,不劳父皇费心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省得再被人当做眼中钉,肉中刺,算计了我,连累了他。”
 
别人听了这话只当是孩子话,童言无忌,皇后听了这话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你真真是我的克星,说点什么不好,说来说去都是要我的命。罢了,姑奶奶你喜欢安静,我们都走了,你一个人好好安静。”说完便带了众人到正殿接驾,皇上来了也没看见自己的五公主,问起才知道还在为乾清宫的事情生气。在门口听着自己的女儿哭得伤心,想进去却又怕更加刺激女儿,也只能离开。
 
这段时间五公主就像是跟自己过不去一般,连房门都不出了,天天就躲在房间里面抄写经书,很少说话。对于哥哥姐姐们也是闭门不见,好几次皇上特地来看望她,她也拒之门外,就连皇后也很少见到她的面。常常到了她的闺房中,她就蒙着被子不见人,等都走了才把头探出来。这几日也不思饮食,除了发呆,跟叶檀,芙蓉说上几句话,便再也不搭理任何人了。
 
眼见着女儿这个样子,皇后也茶饭不思,求了皇上几次,皇上也不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可巧太子的婚期将近,宫中大喜,皇上才借了这件事情解了五公主的禁足,但五公主还是郁郁寡欢,很少出门。姐妹间的往来也少了些,闷了就抄抄经书,皇后不召她,她也少去皇后那边用膳了。
 
五公主的事情暂且搁下不提,只说这太子大婚,内务府早早便将凤冠霞帔送到了坤宁宫由皇后过目,没什么问题了才送到倾湮家中去。初定之日,皇上亲自挑选得了的人去甄府下定,聘礼如下:
 
计有镶嵌东珠珊瑚金项圈两个、衔珍珠的大小金簪各十二支、嵌东珠二颗的金耳坠十二对、金镯十二对、金银纽扣各百颗、衔东珠的金领约和做各式袄褂被褥的貂皮、獭皮、狐皮数十张,绸缎两百匹,棉花三百斤,饭房、茶房、清茶房所用银盘银碗银壶银碟等若干,黄金百两,白银千两,赐予太子妃父亲狐皮朝服一件,薰貂帽一顶,金带环、手巾、荷包耳挖筒等配饰两份,备鞍马一匹。赐予太子妃母亲衔珍珠的金耳饰六对,狐皮袍一件,獭皮十二张,雕玲珑鞍马一匹。
 
倾湮父母见了这些东西之后喜笑颜开,自以为女儿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好不得意一番。盛情款待送礼的官员太监宫人们。内务府照例备酒宴六十桌,羊七十二只,饽饽桌六十桌,黄酒六十瓶到太子妃家设宴庆祝,并设乐队。所有不当班的公侯世爵、内大臣、侍卫和二品以上的官员及命妇,当日齐集太子妃出席宴会,鸿胪寺派官员引礼,钦天监派官员报时。太子妃父亲率有顶戴的男性亲属宴于外堂,中午十分升堂就坐,太子妃亲族折中有职官员坐东面西,其余来宾坐西面东。好一番热闹奢华景象,细说不尽。
 
太子大婚当日内监将彩轿陈于中堂。倾湮礼服出阁,随侍女官伏侍上轿下帘。八名内监抬起,灯笼二十四、火炬二十四前导,女官随从,出大门骑马。前列仪仗,内务府总管、护军参领分别率属官与护军前后导护。到太子宫外,女官随轿到太子住处伺候倾湮下轿,引她入宫。
  当日,在宫中张幕结彩,设宴一百二十席,羊七十二只,款待宾客。又是一番热闹景象,一如当日初定在甄府一般,不消细说。
 
只说这吹拉弹唱之外,喜气洋洋之中,别有一份浪漫在其中。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烟花烂漫。洞房之中,一片红红火火,吉祥如意的洞房花烛中央坐着凤冠霞帔难掩娇羞女儿姿态的太子妃倾湮。喜帕虽盖住了她的面容,却掩盖不住她内心的紧张与害羞。
 
太子姗姗来迟,喝得微醺,却还是一如既往风度翩翩,遵循着喜娘的步骤揭开了新娘的喜帕。两人四目相对之时,倾湮娇羞地微微低下了头,洞房红烛之下衬托得她更加温柔可人。二人情意绵长,洞房花烛夜恩爱缠绵只是不必提了。
 
第二天早晨,二人穿戴朝服,依次到皇上、皇后前行礼,接着依次见面宫里的姐妹兄弟们。两人新婚燕尔,恩爱非常,时常出出进进,羡煞旁人。彼此相约,心中只有彼此,再无旁人,相依相偎,白头偕老。
 
这边太子才完婚,一个月之后又按例迎娶了雨桐与雪落两个,因为是侧妃,两人同一天出嫁,聘礼相较于太子妃而言逐一减半。礼仪方面也没那么繁琐了,初定之后三天便举行了婚礼,当天两位新人身着粉红色服饰被迎进宫中。
 
新婚当夜,太子依旧留宿在了太子妃的房中,直到第二天才带着三人一同向皇上皇后行礼请安。闻得太子昨夜未曾召幸新人,皇上特地将太子留下,好一番苦口婆心,才劝说得太子同意雨露均分,不专宠于任何一个人。
 
当晚太子便先去了雨桐的房间,倾湮自从进宫日日与太子在一处,这是第一次一个人的夜晚。如此漆黑的夜不知何时在能够等到日出东方,以后的日日夜夜将都在这样凄凉的等待中结束,漫漫长夜何时到头?记得刚进宫的时候,她曾说过:“一切安好,君可放心!”可如今真的要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的时候,还是泪流满面,难以应对。
 
第二天太子去的是雪落的房间,倾湮再一次从天黑等到了天亮,想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枕头都是湿的。第三天太子依旧不曾来陪伴她,白天都未曾见到他的人。
 
才得到的幸福稍纵即逝,倾湮之后的生活不知会如何,三个女人一台戏,转眼间太子风语的身边就有了四个女人,今后的生活会有怎样的改变。
 
 
 
 
『书墨紫梦』喜洋洋洞房花烛齐人福
 
文∕潇妃燕
 
第九回 燕儿回宫被禁足 太子大婚福气多
 
满城风雨闹京城,一哭二闹坤宁宫。
 
一边欢喜一边愁,佳偶天成普天庆。
 
西门小铭知道五公主特意刁难自己的红颜,还弄伤了她们,也把自己打得满身是伤,连家都回不了,越想越气。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居然就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人,说什么都是要报复回来的。
 
他开始着人四处打听五公主的事情,才知道为了太子选妃的事情,几个公主已经得罪了吏部尚书方秀俊,他最是个刻板守旧的人,人称“老学士”。不过是别人对于他的讽刺罢了,其实他能爬到今天的位置靠的都是他的夫人“紫藤夫人”,若没有妻子财物的支持,只怕到现在他还是个庄稼人。但他对于为官不正之道倒是精通的很,靠着自己的小聪明也算在自己的位置上如鱼得水,内里却是“绣花枕头一包草”。
 
西门小铭让林木去尚书府找了“老学士”,探了探口风,他还在为当初的事情耿耿于怀,一直想寻了个时机报复公主们。只是人家深居宫中,又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哪里就有这样的机会。
 
知道了这些时候,西门小铭便书信一封,将自己的遭遇告知了“老学士”。“老学士”果然没有让人失望,当即就把五公主的事情上书给了皇上,皇上知道了之后龙颜大怒,立即下旨让五公主速速回宫。五公主不知所谓何事,收拾了行囊便回宫了,还未到坤宁宫跟皇后请安,便被请到了皇上的乾清宫。
 
皇上也不知哪里来的消息,第一句话就问她“是否派人将驸马打得鼻青脸肿”。五公主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就一五一十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皇上逼着她去跟驸马登门道歉,五公主说什么都不依。在乾清宫就跟皇上吵起来了,皇上一怒之下便将她禁足在了坤宁宫。
 
五公主回到坤宁宫之后痛哭不已,连午膳都一口没吃,皇后得知此事之后便来劝说:“我的儿呀,你怎么就这般不懂事,你什么人不好招惹,偏偏要去打你姐夫,这下子让人抓住了把柄,你父皇除了让你受点委屈,还能怎办?”
 
五公主只顾哭泣,也不搭理自己的母后,皇后还在一旁不听劝说着:“你父皇这也是没办法,你要体谅,别怄气了,快点吃饭。过几天你太子哥哥大婚,你父皇自然可以解了你的禁足,到时候你还不是和以前一样?”
 
五公主还是趴在床上不停哭着,声嘶力竭,都有些喘不上气了。皇后看了很是心疼,可这件事情毕竟是自己女儿错了的,她也不好去求情。只能陪着女儿伤心落泪,宫女嬷嬷们没有一个敢劝的,只能默默伺候着。
 
此时太子跟几位公主都来了,看见她们母女各自哭各自的,几个公主就劝说着小妹妹,风语便去安慰自己的母亲:“母后,明明是来安慰五妹妹的,怎么好端端的您就哭起来了,这不是让五妹妹更加自责,更加要痛哭不已了吗?”
 
风语一边替自己的母亲擦眼泪,一边命人准备盥洗,然后伺候自己的母亲盥洗。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懂事,再看看其他的几个女儿一个个也都是温柔懂事的,皇后才慢慢舒心了些,叹了口气说:“你们一个个都是好孩子,母后这辈子能有你们几个这么好的孩子,心愿了了。只是我到底造了什么孽,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懂是的呢,成天的伤我的心,一点都不体谅我,怕是来要我的命的。上辈子,到底都是我们欠了她的,这辈子来还。”
 
说着说着皇后的眼泪又下来了,风语笑说着:“母后别这么说,燕儿还小,等她再长大些,自然就懂事了,到时候定比我们几个都孝顺。”
 
三公主也趁机劝五公主说:“知道你生父皇的气,但是母后还是很疼你的呀,可别让母后为你伤心落泪呀。你想想看,你现在这样子,父皇也是看不到的,倒不如你吃的饱饱的,到时候父皇来了,你也有力气跟他理论呀。饿肚子的感觉都不好,看着一桌子的菜都是你最爱吃的,母后特地让小厨房给你做的,先吃了再说。”
 
“是呀,五妹妹,你最是饿不起的,怎么今儿个倒是转了性了,什么都不吃了呢?看看,这些美味佳肴都要哭了,就等着你大口大口去吃呢。”四公主也开始安慰道。
 
长公主也在她耳边轻柔的说道:“燕儿乖,先把饭吃了,这样咱们才有力气对付那些坏人呀。他们既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就别怪我们容不下他们,你不是说你还要对付你二姐夫吗?怎么你打算让你二姐夫知道,你为了他连饭都吃不上了,那不是让他称心如意?以后谁还去保护你二姐姐呢?”
 
五公主还是只顾埋头痛哭,这时候只听到外面有人通报“皇上驾到”,正当众人准备接驾的时候,五公主哭哭啼啼地说道:“你们都出去,我谁也不想见,父皇既做得出来,我便再也不要见到他了。你们在正殿接驾吧,只说我死了,不劳父皇费心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吧,省得再被人当做眼中钉,肉中刺,算计了我,连累了他。”
 
别人听了这话只当是孩子话,童言无忌,皇后听了这话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你真真是我的克星,说点什么不好,说来说去都是要我的命。罢了,姑奶奶你喜欢安静,我们都走了,你一个人好好安静。”说完便带了众人到正殿接驾,皇上来了也没看见自己的五公主,问起才知道还在为乾清宫的事情生气。在门口听着自己的女儿哭得伤心,想进去却又怕更加刺激女儿,也只能离开。
 
这段时间五公主就像是跟自己过不去一般,连房门都不出了,天天就躲在房间里面抄写经书,很少说话。对于哥哥姐姐们也是闭门不见,好几次皇上特地来看望她,她也拒之门外,就连皇后也很少见到她的面。常常到了她的闺房中,她就蒙着被子不见人,等都走了才把头探出来。这几日也不思饮食,除了发呆,跟叶檀,芙蓉说上几句话,便再也不搭理任何人了。
 
眼见着女儿这个样子,皇后也茶饭不思,求了皇上几次,皇上也不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可巧太子的婚期将近,宫中大喜,皇上才借了这件事情解了五公主的禁足,但五公主还是郁郁寡欢,很少出门。姐妹间的往来也少了些,闷了就抄抄经书,皇后不召她,她也少去皇后那边用膳了。
 
五公主的事情暂且搁下不提,只说这太子大婚,内务府早早便将凤冠霞帔送到了坤宁宫由皇后过目,没什么问题了才送到倾湮家中去。初定之日,皇上亲自挑选得了的人去甄府下定,聘礼如下:
 
计有镶嵌东珠珊瑚金项圈两个、衔珍珠的大小金簪各十二支、嵌东珠二颗的金耳坠十二对、金镯十二对、金银纽扣各百颗、衔东珠的金领约和做各式袄褂被褥的貂皮、獭皮、狐皮数十张,绸缎两百匹,棉花三百斤,饭房、茶房、清茶房所用银盘银碗银壶银碟等若干,黄金百两,白银千两,赐予太子妃父亲狐皮朝服一件,薰貂帽一顶,金带环、手巾、荷包耳挖筒等配饰两份,备鞍马一匹。赐予太子妃母亲衔珍珠的金耳饰六对,狐皮袍一件,獭皮十二张,雕玲珑鞍马一匹。
 
倾湮父母见了这些东西之后喜笑颜开,自以为女儿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好不得意一番。盛情款待送礼的官员太监宫人们。内务府照例备酒宴六十桌,羊七十二只,饽饽桌六十桌,黄酒六十瓶到太子妃家设宴庆祝,并设乐队。所有不当班的公侯世爵、内大臣、侍卫和二品以上的官员及命妇,当日齐集太子妃出席宴会,鸿胪寺派官员引礼,钦天监派官员报时。太子妃父亲率有顶戴的男性亲属宴于外堂,中午十分升堂就坐,太子妃亲族折中有职官员坐东面西,其余来宾坐西面东。好一番热闹奢华景象,细说不尽。
 
太子大婚当日内监将彩轿陈于中堂。倾湮礼服出阁,随侍女官伏侍上轿下帘。八名内监抬起,灯笼二十四、火炬二十四前导,女官随从,出大门骑马。前列仪仗,内务府总管、护军参领分别率属官与护军前后导护。到太子宫外,女官随轿到太子住处伺候倾湮下轿,引她入宫。
  当日,在宫中张幕结彩,设宴一百二十席,羊七十二只,款待宾客。又是一番热闹景象,一如当日初定在甄府一般,不消细说。
 
只说这吹拉弹唱之外,喜气洋洋之中,别有一份浪漫在其中。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烟花烂漫。洞房之中,一片红红火火,吉祥如意的洞房花烛中央坐着凤冠霞帔难掩娇羞女儿姿态的太子妃倾湮。喜帕虽盖住了她的面容,却掩盖不住她内心的紧张与害羞。
 
太子姗姗来迟,喝得微醺,却还是一如既往风度翩翩,遵循着喜娘的步骤揭开了新娘的喜帕。两人四目相对之时,倾湮娇羞地微微低下了头,洞房红烛之下衬托得她更加温柔可人。二人情意绵长,洞房花烛夜恩爱缠绵只是不必提了。
 
第二天早晨,二人穿戴朝服,依次到皇上、皇后前行礼,接着依次见面宫里的姐妹兄弟们。两人新婚燕尔,恩爱非常,时常出出进进,羡煞旁人。彼此相约,心中只有彼此,再无旁人,相依相偎,白头偕老。
 
这边太子才完婚,一个月之后又按例迎娶了雨桐与雪落两个,因为是侧妃,两人同一天出嫁,聘礼相较于太子妃而言逐一减半。礼仪方面也没那么繁琐了,初定之后三天便举行了婚礼,当天两位新人身着粉红色服饰被迎进宫中。
 
新婚当夜,太子依旧留宿在了太子妃的房中,直到第二天才带着三人一同向皇上皇后行礼请安。闻得太子昨夜未曾召幸新人,皇上特地将太子留下,好一番苦口婆心,才劝说得太子同意雨露均分,不专宠于任何一个人。
 
当晚太子便先去了雨桐的房间,倾湮自从进宫日日与太子在一处,这是第一次一个人的夜晚。如此漆黑的夜不知何时在能够等到日出东方,以后的日日夜夜将都在这样凄凉的等待中结束,漫漫长夜何时到头?记得刚进宫的时候,她曾说过:“一切安好,君可放心!”可如今真的要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的时候,还是泪流满面,难以应对。
 
第二天太子去的是雪落的房间,倾湮再一次从天黑等到了天亮,想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枕头都是湿的。第三天太子依旧不曾来陪伴她,白天都未曾见到他的人。
 
才得到的幸福稍纵即逝,倾湮之后的生活不知会如何,三个女人一台戏,转眼间太子风语的身边就有了四个女人,今后的生活会有怎样的改变。
CCTYCHINA征集


发布者: 潇妃燕      点击率: 次     上传日期:2016-01-02
0
最新更新
选择是一种智慧。请您公平、公正地慎重选择。
1分 哇!木搞错吧!
3分 唉!很遗憾。
6分 还不错哦。
8分 很棒哦。
9分 非常棒,快赶超我了。
10分 冠军!非你莫属!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散文分类
诗歌分类
短篇小说
长篇小说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ICP备11089745
All Rights Reserved 原创中国 版权所有
 
QQ在线客服
文学 音乐: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美术 书法: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摄影 视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